最神秘千亿烟企女将:受贿超4亿,情夫唤醒了她内在的坏小孩?

2020年10月,烟草系统又掀起了海啸。

湖南中烟女掌门人卢平因受贿4.13亿元、挪用公款1.35亿元被调查,创下了建国以来全国烟草系统涉案金额之最!

外界为之咋舌,卢平身边的同事也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平日的卢平表现得清廉又低调,几乎从不参加任何公开活动,她有严苛的“四不”原则:

不与供应商打交道、不插手具体业务、不与员工争利益、不允许亲属子女参与公司业务。

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,这看似云淡风轻的背后,实际上却是波涛汹涌。

推波助澜的,是她生命中的两个男人。

一个唤醒她内心的“坏小孩”,一个带她走入梦寐以求的“更高端的圈子”。

这,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

1961年,卢平出生在湖南长沙一个贫苦家庭。

14岁那年,初中未毕业的她,响应国家号召下乡插队。3年艰苦的生活,把她锻炼成一个能干的小姑娘。

1978年,17岁的卢平返城,进入长沙卷烟厂当了一名挡车工,期间经历几次工作调动,但始终是奔波在枯燥的流水线上。

尽管这些岗位并不起眼,但卢平依旧勤勤恳恳、把工作处理得井井有条。

付出终有回报,卢平的认真被一个人看在了眼里。

这个人,是刚上任的长沙卷烟厂厂长,肖寿松。

彼时的长沙卷烟厂,还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厂,而毗邻的常德卷烟厂却凭借“芙蓉王”品牌早已名声鹊起。

同为烟厂,对方的效益福利好得让人眼红。

雷厉风行的肖寿松新官上任就连放三把火,采用雷霆手段,很快力挽狂澜,带领长沙烟厂从困境中崛起。

而同样做事风风火火,性格活泼又能言善道的“辣妹子”卢平,则被肖寿松破格从普通员工提拔为组织科科长。

有了伯乐的赏识,再加上自己的吃苦耐劳,卢平之后的人生就如开挂了一般。

1990年,卢平坐上卷烟厂副党委书记的位置。1999年肖寿松退休后,卢平顺理成章地成为新的厂长。

那一年,卢平才38岁,在大多数同龄人还在为生活奔波时,她已经有了一方可以尽情施展才华的五彩。

但,很多人却在等着看笑话。

一个初中都未毕业的中年妇女,哪能指望她做出什么成绩?能守住现状就是“阿弥陀佛”了。

卢平,却用漂亮的成绩让那些人闭嘴。

一句“鹤舞白沙,我心飞翔”的广告词,让长沙卷烟厂的“白沙”深入人心。

到2003年,白沙香烟连续四年保持全国销量第一。

荣誉也随之而来,卢平获得了“全国五一劳动奖章”和“三八红旗手”称号。

4年后,湖南烟草系统重组,昔日一对“老冤家”长沙卷烟厂和常德卷烟厂合并重组,成立湖南中烟公司,卢平任副总经理。

卢平趁势把“白沙”与“芙蓉王”合力打造成“双子星战略”,湖南中烟的知名度大大提高。

那时,烟草界盛行“一云二沪三湘”,也就是云南老大,上海老二,湖南老三,由此可见湖南中烟的销量有多猛。

2014年,时任湖南中烟总经理的周贡昌退休,卢平接过重任,成为名副其实的千亿烟企女掌门人,烟草界唯一的女将。

然而,风光无限的卢平,却烦恼不已,用她自己的话说,“感觉自己已身陷无形的牢笼”。

这个牢笼,早在十多年前,从她遇到“真爱”时就开始了。

人生得一真爱,本是幸运的事,但不幸的是,对方是有妇之夫,而她是有夫之妇。

不过,这点障碍对他们来说算不了什么。

她的“真爱”叫林坚伟,两人相识于一场商业活动。

那时,卢平刚成为长沙卷烟厂一把手不久,可事业的成功依然抵挡不了她内心的空虚。

平淡无奇的婚姻生活让她有些倦怠,年近四十的她,内心对爱情依然充满幻想。

当风度翩翩的生意人林坚伟出现后,她心如小鹿乱撞,感觉自己又被唤回了青春。而一向精明的林坚伟自然不会放过这个“有利可图”的好机会,主动展开猛烈的追求。

不顾各自的家庭,两人一拍即合。

卢平被调查后接受采访时说“我觉得自己内心一直藏着一个玩世不恭的坏小孩”。

显然,她的情夫帮她唤醒了“坏小孩”,明里暗里提示她可以在工作中拿些“好处”。

从此,“坏小孩”跑出来兴风作浪。

曾立下“四不”规矩的卢平,慢慢地把手伸向了供应链。

金沙利公司一直为长沙卷烟厂提供包装业务,看着它赚得盆满钵满,卢平动起了心思。

她找到金沙利董事长翁广松,毫不掩饰地说要金沙利无偿转让19%的股份到深圳市惠湘达实业,这正是林坚伟名下的公司。

凭什么要拱手让人?翁广松就算再傻也不会同意。

“不转?那好,以后我们的业务你们就别做了吧。”卢平幽幽地说了一句话,语气特别轻。

但翁广松却浑身打了个冷颤,这杀手锏太狠了,翁广松不得不乖乖照做。

一个股权转让,两人轻轻松松赚到4200万资产。

欲望的口子一旦撕开,就再也回不去了,卢平和情夫的胃口越来越大。

2015年,湖南中烟公开招标一个8亿的印刷项目。让人大跌眼镜的是,最后项目竟然花落一家从没听过的小印刷公司。

这背后,当然少不了某些“特殊关照”。

林坚伟找到这家公司,说可以帮它搞定招标,条件是利润五五分成,对方当然爽快答应。

而卢平则默契地进行一番暗箱操作,事情轻而易举地就办成了。

林伟坚俨然成了卢平的中间代理人,靠着这种心照不宣的“一个在明,一个在暗”的合作方

式。

短短几年时间里,两人就薅国家的羊毛超过2亿元。

然而,从最初受贿之时,卢平就知道,一个林坚伟并不能满足自己无处安放的贪欲,她渴望有“更高级的圈子”,更多的代理人。

另一个男人的出现,让她欣喜若狂。

这个男人叫卢德之,他与弟弟卢建之建办了赫赫有名的湘晖资产公司,业务涉及金融、实业等。

除此以外,卢德之还是华民慈善基金会理事长、弘康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,是湖南有名的“资本大鳄”。

他的背后是卢平梦寐以求的“更高级的圈子”,站着无数资本大佬。

为了牢牢抓住这棵大树,卢平把卢德之奉为上宾,对他言听计从。

她明白,这个人是自己绝好的中间代理人,通过卢德之敛财手段将更隐蔽、安全。

2002年,在卢德之的推荐下,卢平擅自用长沙卷烟厂的资金购买了6亿余元国债,结果对方资金链断裂,2亿元资金至今无法兑现。

卢平的作案方式可谓是非常狡猾,表面上打着“四不”旗号,实则深藏幕后。

通过林坚伟、卢德之等代理人来承揽业务,牟取暴利;又牢牢把握公司的人事权,为其违法行为提供便利。

不过,卢平几乎从未接受采访,也不参加任何公开活动。

对于赞助的商业活动,为了应付主办方,卢平在公司专门组建了一个小团队,让同事轮流代替她参加。

面对举办方的不解,同事只能笑着解释:“如果卢平出席的话,那就不是卢平了”。

靠着这些操作,卢平成功地在不知情的人面前立下了低调、神秘、清廉的人设。

但她清楚,这些“神秘面纱”不过是为了掩藏自己的心虚罢了。

这些年,一旦听到什么风吹草动,卢平便如惊弓之鸟。长沙卷烟厂工会主席刘海燕因受贿被捕的那个晚上,卢平吓得连家都不敢回。

她在被捕后采访时说道:“20多年来,自己一直身陷无形的牢笼,现在只是关进有形的牢笼而已。”

但是,这些话仅仅是事后说说,东窗事发前,她更多的是抱着侥幸心理,在贪念里流连忘返。

她一边害怕,一边放肆;一边清醒,一边麻痹。

用她自己的话说:“我当时觉得,自己每年创造了上千亿的税率,跟人打招呼,就是个顺水人情而已。”

在挪用1.35亿公款时,她这样“说服”自己,“只要能及时还上,就没有问题了。”

她可以麻痹自己,但法律不可以。

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

在知情人的举报下,这位曾经如雷贯耳的烟企女将在2020年跌下神坛。

从一个初中未毕业的小姑娘到达权力的高峰,她用了20年;而后,她又用了20年时光,从权利高峰跌入地狱。

曾经,她是那么地幸运,年纪轻轻就遇伯乐赏识;曾经,她又是那么地不幸,人到中年,一场不合时宜的爱,把她的人生彻底变成灾难。

不知道她会不会后悔与林坚伟浪漫的遇见,会不会后悔那该死的“怦然心动”呢?

但,不管我们遇到什么人,人终究得为自己负责,为自己的每个选择负责。

面对镜头,卢平无力为自己辩驳,只有深深地感慨:

“天下守法者最快活!以后我将面对人生的苦旅!”

多么痛的领悟,她终将为那些曾为之挺而走险的贪欲、情欲付出代价!

. END .

【文|丝雨阡陌】

【编辑| 剩草】

【排版 | 黑夜】

热点文章
近期更新
友情链接
快彩网平台,快彩网官网,快彩网网址,快彩网下载,快彩网app,快彩网开户,快彩网投注,快彩网购彩,快彩网注册,快彩网登录,快彩网邀请码,快彩网技巧,快彩网手机版,快彩网靠谱吗,快彩网走势图,快彩网开奖结果

Powered by 快彩网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